温长路:《同春堂皮肤病性病学大观》遐思录

2017-12-01 分享 3参与

  2017年11月20日《中国中医药报》发表了温长路先生一篇名为《搜寻御医的智慧》的文章,对同春堂皮肤病医院院长刘辉先生撰写的《同春堂皮肤病性病学大观》一书表示了高度的赞赏,对同春堂400多年来在皮肤病治疗方面的钻研予以了充分的肯定,对刘辉院长济世救人的情怀给予了由衷的赞扬。

图片1.png

  温长路先生与刘辉院长在伦敦参加学术研讨会

  作者简介:

  温长路,笔名文苕、寓愚,中医主任医师、教授、作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中华中医药学会学术顾问。并担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文化建设与科学普及委员会专家、科技期刊审读专家,中国科协精品期刊评审专家,中华中医药学会首席健康科普专家、科学技术进步奖评审专家、科普分会名誉主任委员,中医药文化分会副主任委员及上海、福建、湖北等多家中医药院校的客座教授,《世界中西医结合》、《环球中医药》、《西部中医药》、《中医研究》、《中医药文化》、《光明中医》等多家期刊的编委、常务编委、顾问。长期从事医学教育、临床、科研、管理工作,以中医药文化、中医基础理论和卫生政策研究为方向,以中医内科脾胃病及部分疑难杂症研究为主题。已取得相关研究成果和国家发明专利20余项,公开发表学术、文化、政论、科普等各类文章1000余篇,出版著作60余种。长期策划、主持、参与在全国范围内的中医药文化与学术传播活动,并在各级各类媒体及全国各地做健康科普养生讲座,受到广泛关注。主要事迹被国内外几十家媒体报道,并载入《英国剑桥名人录》、《中国科学家传记》等30余种辞书。

图片2.png

  2017年中国中医药报刊登的本文

  刊物简介:

  《中国中医药报》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主管的中医药行业惟一的权威性大报,创刊于1989年1月2日,已正式发行27年。科研机构,数千家医药企业、医疗器械企业、保健品企业,20000家药店和近10万大众订户,不仅是医疗行业的大型专业媒体也是大众喜闻乐见的健康读物。

  该报宗旨是宣传中医药产业政策,弘扬中国传统医药文化,传播医疗养生保健知识,及时报道行业动态信息与市场行情。自创刊以来,深受海内外同道欢迎,并为关心健康、热爱中医药的广大读者喜闻乐见。国内主要发行至2500多家县及县以上中医院、中西医结合医院、民族医医院及15000多家综合性医院中医科、中药房,800多家中医药教育与科研机构、1200多家中药工业企业和近万家中药商业网点;海外主要发行至日本、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和港澳台地区。是广大读者的家庭医生、中医药工作者的良师益友、中药工商业的决策参谋,是海内外读者获得中医药资讯的重要渠道,是中医药行业和我国工商企业进行产品宣传的极佳媒体。

图片3.png

  御医:

  是一个头顶闪烁着神圣光环的神秘职业……他们用回春妙手的技术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在他们身上,曾演绎过无数离奇的故事。千古兴亡,沧海桑田。封建帝制已成往事,御医的名字早已尘封,御医的后人们也已走出宫廷,分布在民间。薪火相承,医道传家。

  世代御医刘景章、刘裕铎所创立的“同春堂”,如今在第七代传人刘辉的手中,正创造着新的辉煌……

图片4.png

  写书:既要医道传家,更要医道传人

  医道传家,曾经是中医传承中不成文的法则,反映了历史上医学的特殊价值观及其与家庭利益的关系。

  400多年前,明万历皇帝钦赐刘辉的先人刘景章的医馆以“同春堂”的名号,将“春天般的艳阳”带给了刘家。到了清代雍乾年间,被雍正皇帝誉为“京城第一好医官”的帽子戴在了同春堂传人刘裕铎的头上,乾隆皇帝还御笔亲书了“同春堂”的匾额,给同春堂增添了“春天般的温煦”。

  新中国的太阳光芒四射,同春堂在沐浴中又获得了“春天般的生机”,第六代传人刘俊奎把这支家传的接力棒传给了儿子刘辉。他捧着象征同春堂权利的堂印和象征财富的秘方让刘辉发誓:“这是老祖先留下的专治疑难癣症和外科重症的处方,现正式传给你。你不许破坏老祖先订下的‘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的规矩,要竭尽全力为发扬同春堂精神奋斗一生。”刘辉接过了这副沉甸甸的担子,开始了同春堂第七代传人的新征程。

  为此,十几年间他先后完成了《同春堂皮肤病临床经验集》《老年皮肤病诊断与治疗》《皮肤病的防与治》等著述,并同部分专家合作完成了《同春堂》《听御医传人说皮肤的秘密》《揭开皮肤病的真相》等著作。当然,最具学术代表的当是《同春堂皮肤病性病学大观》这部书,其中包含的“同春堂诊疗皮肤病的方法”,被列为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

图片5.png

  吴谦与同春堂第三代传人刘裕铎编著的医学巨著《医宗金鉴》

  传书:既要传祖先的,也要与时俱进

  同春堂要传的书,排在第一位的是《医宗金鉴》,因为这是他们的先人、同春堂第三代传人刘裕铎与吴谦共同担任总修官的产物,融入了这位长者在太医院担任吏目、御医、右院判、院使等20多年服务宫廷医疗的心血。其善用古方,尊古不泥,随证化裁,药轻效佳,备受皇家的赞许,他的书也成为后人学习中医的重要典籍。“我们要保护自己,我们要建立必要的知识和技术壁垒,我们不能让中国的好东西随随便便地流失,我们要在无数先贤宝贵积累的基础上使民族医药、中医药发扬光大。”(王永炎《同春堂皮肤病性病学大观·序》)

图片6.png

  医学是应用的学问,是必须通过实践来实现。

  读书:既要学书中的,还要学书外的

图片7.png

  如何看待《同春堂皮肤病性病学大观》这本书,作者说:“既要学书中的,更要学书外的。”因为医学是应用的学问,是必须通过实践来实现的。作为普通读物,在写法上要求有规范性和普适性;而疾病的变化是无限的,既有一定的规律可循,又有未知的变数难测,需要医者的灵活变通。鉴于这一因素,同春堂的许多独特治法未必能在书中全部体现,特别是药物之外的那些通过言传身教、心领神会的操作技艺,只有通过反复的医疗实践才能够正确掌握和应用。

  一本书,是一个窗口,打开它可以看清外面的世界;一本书,是一面镜子,对着它可以知晓内面的玄机。《同春堂皮肤病性病学大观》,就是这样的一本书:通过它,我们走进了具有400多年历史的同春堂;走进它,我们可以分享御医的智慧,了解中医传承人们的艰辛与坚守、坚信与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