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器第37-38集剧情详细介绍

2018-03-12 本站原创 分享 3参与

龙器第37集剧情介绍

  自走钟

  玄策这次去紫禁就是想找那架自走钟,听学生说搬到了交泰殿,立马赶了去。石三也是毫不遮掩,就跟在后面。玄策到了交泰殿正看到两个学生横着搬自走钟,赶忙叫立起来。这钟已经不走了,玄策打开后箱盖,发现夹层中的确有个黄布包。他不动声色,随手摆弄了几下让钟走动起来。等看好钟摆放的位置后,玄策故弄玄虚的抬头比划着屋顶的攀龙装饰,引开石三的注意。

  从午门出来,玄策被人一撞,搭在肩上的褡裢掉在地上。一个面颊上纹有小龙的人说是帮忙拾起,却在褡裢上下摸索,显然是想找东西。此人正是联络过常局长的天津来人,这么做无非是怕玄策带走龙器。玄策知道来者不善,也没多作理会。

  石三回拾翠阁汇报了玄策的行踪。三太太一听就想赶去找线索,被花九爷一把拉住。只要盯着玄策就一定能找到龙器,而且善委会看得严,龙器轻易出不了紫禁城。所以只需静观其变,等玄策想到办法取出龙器时,就能坐收渔利。

  田丁到半闲斋门口时,田力穿着下人的衣服正帮客户搬料。田力能知错就改,从头做起,终于让田丁原谅了他。可当田丁到了半闲斋后院,看到嫣然找人往外搬家具。她俨然把自己当成了半闲斋的女主人,把这当成了金家。田丁怎么说也是和玄策一起同甘共苦过来的半闲斋大掌柜,哪容得小丫头片子喧宾夺主。

  玄策出了紫禁城后直到夜深,街上无人时都没回家。一路上,身后始终有四个黑衣人跟踪。玄策跑到秦家老宅被四人包围,正不知怎么办时,一把飞刀救了他一命。跟踪玄策的四人,是陆天林的手下,出手救玄策的是午门那个纹脸男。各派都在盯着玄策,相互牵制,无意中也保护了玄策的安全。

  玄策许久不归,嫣然和田丁也是心里焦急。金四爷带着猎狼小营的人在京城里四下找遍也没发现人影。倒是常局领着宪警发现了玄策。其实常局是收到纹脸男的指示,赶去清理现场。可刚把玄策交到四爷手里,就有手下来报,现场的四具尸体不见了。为了安全起见,金四爷决定让玄策住在金家,不论是谁想绑架玄策,都不敢硬闯金家大宅。

  四具尸体蒙着白布,摆在陆家大院里。陆天林见暗的不行,索性要带人直接去抓人。还没出门,田力就跑了来。吴副官一听金四爷不仅召来猎狼小营,还出面保护玄策,此事就不好办了。如果此时上门抓人,只怕不只金四爷,连三太太和另一伙不明身份的家伙,都会来对付陆天林。如今只有养精蓄锐,找机会反击。而田力在金家也能做个内应,为了儿子的安全,陆天林特意取出自己的佩枪交到他手上。

  玄策住进金家,田丁也能放心回陆家照顾雨涵。她刚到陆府,远远看到吴副官陪着弟弟田力出来,从两人讲话的内容来看陆将军是田力的父亲。她还没想明白,就被雨涵叫进了屋。雨涵听说玄策死里逃生,再想到刚才大院里那几具尸体,就想到是自己老爸所为。她们以为陆天林这么做是因为秦家大火,却不知另有原因。

  从资料卷里的纸张背后,掉出一张备录,上面记着接送来往的名单。除了喜公公和一些玉行老板,还记着来烧菜的马厨子。雨涵想起结婚当天办得是全席,请得是另一家饭店的班台,根本就没有马厨子烧的清真菜。

龙器第38集剧情介绍

  密室

  玄策一大早就借口去半闲斋,跑出了门。等房户生来找玄策,金四爷才知道上了当。吴副官也跟丢了人,陆天林只能亲自带人守在紫禁城门口。他刚到午门就看到一大群人在门前排队,准备进门参观。玄策捧着个食盒挤在人堆里,突然感到背后一紧。纹脸男手持短刀抵在玄策背心上,打算跟着进宫取龙器。

  这时几个满清遗老穿着长袍马褂到午门闹事,趁着混乱玄策摆脱控制跑进了紫禁城。午门外,三太太和花九爷、陆天林和天津来的人马都严阵以待。只等秦玄策出宫门,就下手抢夺。此时金四爷和常局长也都收到了消息,带着人手加入了进来。

  雨涵带着田丁和老二老三,来找近月斋马厨子。马厨子记得当时秦老爷子请他过去给贵宾做饭。虽然不知道贵宾是何人,可那人之后在马厨子这订了一个月的饭,马厨子只记得是送到东举院。田丁一听就想到田力曾给她过一把钥匙,是东举院甲三号,金四爷的老宅。这也正好和礼单上那个人字头的宾客对上,那人应当就是金正午金四爷。四人随即往金家方向赶了过去。

  金四爷没找到,四个人在金家差点闹出事端。雨涵带着老二老三去了紫禁城,田丁在后面要田力辞工,不许他再助纣为虐。嫣然听到田丁说自己父亲是秦家大火真凶,当场就不乐意了。田力护着姐姐,直言四爷明知玉场枯竭却隐瞒不说,一定另有居心。

  玄策进了紫禁城,直奔交秦殿。可巧,那架自走钟又停了,玄策装腔作势的摆弄了一会,还是没修好。负责人当然着急,这一百多年的英吉利产的钟,不能就这么坏了。玄策提出送到半闲斋,让他研究之后慢慢修。负责人哪知有诈,马上开了条子,让人送到半闲斋。等众人离开后,玄策拿着食盒蹲在交泰殿龙椅后面,磨蹭了半晌才出来。

  直到天色渐黑,玄策才捧着食盒从午门出来。其他人还没动手,常局长乘着马车冲了过来。他把玄策拉上马车后,扬长而去,其他各方面人马赶紧追了上去。马车刚到路口,几颗子弹射来,正中驾车人胸口。玄策和常局长赶忙跳下马车,各找隐蔽地方藏了起来。各方面人循着枪声赶来,嫣然担心傻蛋也跟着跑来。三太太把她拦了下来,说是为了安全,实则是扣为人质。

  陆天林先动了手,看到路对面追来一帮人,二话不说就命人开枪。天津派突遭袭击,伤亡惨重,只好撤退。花九爷带着石三消灭残余的天津派,只有纹脸男趁乱逃脱。消灭了一派后,花九爷转身对付陆天林。双方在秦家老宅碰了面,当即发生火并。花九爷趁石三拖住了陆天林的人马,在秦家废墟的角落里找到了躲藏着的玄策。眼见陆天林寡不敌众,雨涵带着老二老三包抄到石三背后。两下夹击,打退石三。雨涵从吴副官处得知父亲带人去追玄策,马上赶了过去。

  玄策和花九爷被陆天林一路堵截,躲到了老宅的隐蔽处。陆天林搜着搜着,走到曾经的书房。他看着那堵断墙,想起曾见到秦元龙从墙后出来。他用力推开烧焦的书架,后面果然露出一个通道。他命人守在门口,只身举着火把走了进去。

  密室里除了一些古董,还有一具棺椁。玄策和花九爷正躲在里面,对着陆天林的枪口,也无力反抗。玄策本想这是秦叶两家恩怨,不要牵连花九爷。哪想到花九爷撩开遮盖伤疤的头发,自称是玄策生父秦良栋。此话一出,玄策和陆天林都是一楞。陆天林没想到当年玉树临风的秦良栋会变成这副模样。

  原来秦良栋年少时心浮气躁,秦元龙为历练儿子,不许他参与秦家事物。叶远图也是见自己儿子叶天林无心制玉,所以对秦良栋关爱有加,教会他不少东西。出于感激,秦良栋偷拿出家传八风堂秘籍中寻找龙器的内容相赠,却不想引出叶家灭门祸事。

  这时密室外,守门哨兵被石三和纹脸男全部斩杀。这二人曾是大清皇家包衣护卫和骁骑护卫,如今各为其主,不免要打个你死我活。石三手持砍刀本占上风,纹脸男使诈洒出石灰,将短刀刺入石三右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