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来得刚好第31-32集剧情详细介绍

2018-03-12 本站原创 分享 3参与

爱来得刚好第31集剧情介绍

  满足销售火爆天朗再提合作 只为拆散鸳鸯段父煞费苦心

  段天朗带着吴秘书到了正泰百货的促销会上,见到了日思夜想的清岺,在吴秘书的帮助下,天朗摆脱了两个保镖的追踪,拉着清岺跑去吃东西。并送了她一款别致的胸针做礼物,清岺十分喜欢。

  丁海看到天朗和清岺亲亲密密的样子心中觉得不好受,他鬼使神差地买下了一枚百合胸针想要送给清岺,当看到清岺胸前一模一样的那款胸针时,顿时呆住了。他不知道,他买下胸针后,商场的售货员就讨好地把这件事告诉了段雪晴,而段雪晴后来无意间在清岺的衣服上看到了一模一样的胸针,她以为是丁海送的,举手想要打清岺,被赶来的天朗制止了。他让清岺以后遇到这样的事不要忍着,不管是谁,一律打回去。

  段天朗找到段雪晴,警告她以后不要再因为丁海的原因找清岺的麻烦,段雪晴却说自己亲眼看见清岺和丁海在一起,还说他们是奸夫淫妇,天朗闻言气极,严厉警告段雪晴,如果她再不收敛的话,自己就以怀孕情绪不稳为由,向董事会提请让她离职,在家里养胎休息,段雪晴知道弟弟说得出做得到,顿时不敢再言语了。

  段正华到卖场视察,清岺因为不认识他,就很自然地上前以自己的专业知识为他选择了一款适合他的香水,而没有极力推荐适合女性使用的“满足”。清岺的表现让段正华极为赞赏,不但买下了她推荐的香水,还买下了一瓶“满足” 作为礼物送给了苏南,苏南收下之后十分高兴。段正华还对她说起了卖香水的小姑娘,极口称赞她。两人正在高高兴兴地聊天。段雪晴怒气冲冲地回到了家,嚷着要和丁海离婚,让父亲收回给丁海的股份,还说他在外面劈腿,送别的女人首饰。丁海在一旁默不作声地拿出了自己买的胸针替段雪晴别在了衣服上,一家人释然,段雪晴却依然余怒未消。丁海追到房间又解释了一番,并拿出股权转让书扔给段雪晴,让她想离婚的话随意,段雪晴看到丁海这个态度,这才回心转意,和他重归于好。

  “满足”上市一个月来的销量惊人,天朗用确实的数据在董事会上提议和这款香水的调香师合作,制作属于自己的香氛品牌。绝大多数的董事都投了赞成票,只有段正华和段雪晴以及一向喜欢和段天朗作对的徐董反对,而三个人的股份加起来超过了其他的董事,所以段天朗的提议被驳回。段雪晴以清岺的花圃规模不够为由提议更换合作对象来继续天朗的计划,得到了全票通过,天朗会后苦劝父亲无果,便说要找别的公司进行自己的计划,段正华更加担心他迷途难返。

  回到家中,段正华和苏南说起这件事,苏南说自己认识这个女孩,段正华便让她去找清岺谈判,让她死了攀附段家的这份心。

  第二天,苏南约了清岺见面,她改换了一贯的强硬战术,改走温情路线,提醒清岺以一个离婚女人的身份嫁进段家之后处境的艰难,并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这么多年来所受的委屈一一告诉了清岺,清岺闻言对她的境遇十分同情。

爱来得刚好第32集剧情介绍

  几经挫折段天朗求婚成功 暗动手脚段雪晴夺去花圃

  清岺在苏南的身上闻到了奶奶给自己的据说是她儿子专门为他的夫人调配的香水“永恒”的味道,就问她在哪里买到的,说自己在朋友处问过这款香水,市面上根本买不到。苏南以为她是在欣欣那里闻到过,便没有答话,转身离开了。

  回到花圃后,清岺向奶奶问起“永恒”,说自己今天闻到了它的味道,徐奶奶赶忙问她在哪里闻到的,清岺怕奶奶知道自己去见苏南而不高兴,便说自己只是在大街上闻到的,徐奶奶闻言以为是儿子长岳给自己的暗示,要让清岺她们母女相认。

  苏南回到家向段正华说了和清岺见面的经过,让他再耐心等几天,段正华便说如此就要考虑将天朗停职停薪晾几天了,苏南劝他不要因为一个外人难为孩子。这时,天朗进来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将按照清岺的意见修改过的合同甩在段正华的面前,便上楼收拾了几件衣服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家。

  天朗带着行李找到了花圃,向清岺当面求婚,清岺得知他离家出走了,劝解了他一番让他回家去,天朗却非要死皮赖脸地在花圃住下来。徐奶奶看到他之后也不忍赶他走,就答应让他留宿一晚。经过这次的相处,两人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丁海晚上回到家得知天朗为了清岺离家出走了,心中不禁醋意大发,他在段雪晴面前挑拨姐弟俩的关系,并唆使她不但不要主动去找天朗回来,还要趁他不在家的这段时间好好表现,争取取代天朗在段正华心中的位置。段雪晴闻言恍然大悟,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找到父亲,将丁海所做的综合性度假村的项目计划书拿给他看,鼓动他启动这个项目。段正华得知清岺的花圃也在这个项目的规划之内,担心这么做会引起天朗的反对,段雪晴却说清岺的花圃已经到期并没有续租,而且她的租赁合同还抵押在正泰,在法律上一点问题都没有,等这件事做成了,天朗也早就和清岺分开了,不会有什么不妥,段正华考虑了一下,就将这个项目交给她和天朗负责。段雪晴见父亲答应了,不禁暗自得意。

  段正华担心儿子再这样下去就无可救药了,便决定先支开他,以时间和距离来拆散他和清岺。他做了一番安排之后便早早等在段天朗的办公室,见他从外面高高兴兴地回来,就开门见山地将自己联系好的一家国外医疗机构的治疗行程交给了他,让他去美国接受先天性心脏病的治疗。段天朗怎么也没想到父亲玩的这一手里面还藏着杀招,就接受了他的安排。临走时,他打电话让清岺到机场送行,并在熙熙攘攘的机场大厅里手捧钻戒单膝跪地向清岺求婚,周围的人们纷纷围拢过来,鼓掌助势,清岺被感动了,便当场答应了他的求婚,两人在机场依依不舍地吻别。

  支走了天朗,段雪晴和丁海得意万分,两人在家里举杯庆祝,丁海趁机劝段雪晴借机努力表现,成为正泰的下一任掌门人。段雪晴本来不想做得太绝,后来听丁海说起自己的孩子未来还要像她一样被天朗的孩子排挤,便下定了决心一搏。她溜到天朗房间,在他抽屉里找到他没有带走的花圃租赁合同以及清岺打给他的欠条,将它们全都拿走了。

  徐奶奶看到清岺手上的戒指,得知她答应了天朗的求婚,很是着急,埋怨了清岺一番。清岺正在跟奶奶解释,来了几名工人说是要拆掉花圃,徐奶奶一看人家手里拿的是合法手续,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忘记了给花圃续约,她慌慌张张地跑回屋里,手忙脚乱地翻出花圃租赁合同的到期通知单,见已经过期一个月了,顿时瘫坐在地上。她连声催促清岺去找天朗,清岺告诉她天朗出国了,她便又让清岺去找丁海,清岺见奶奶快急哭的样子,只好跑去找丁海。她见到丁海后问他是否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不提前通知自己,丁海说自己还以为是清岺自己跟正泰谈的项目,这时段雪晴走了过来,质问清岺为什么又来纠缠自己老公,清岺得知她是度假村项目的负责人,就提出要和她谈一谈。段雪晴将清岺带到办公室,将她放弃续约而正泰已经办理了合法的手续一事告知了清岺,并拿出八万块钱的补偿金给了清岺,同时将清岺打给天朗的欠条还给了她,称自己已经扣除了欠款以及利息,清岺气急,却又无可奈何,只得拿着八万块钱离开了。

  徐奶奶被这件事刺激地又犯了病,她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就决定将清岺托付给苏南。她拿着亲子鉴定报告找到了段家,在门口正好遇到丁海,丁海以为她拿的是清岺的胎儿鉴定报告,就夺过来一把撕掉了。徐奶奶看着被撕碎的鉴定书,顿时头晕目眩晕倒在了地上。

  当清岺得知奶奶出事被送去手术了,急忙赶到了医院。手术结束后,医生告诉清岺,徐奶奶因为长期压力过大,没有得到及时的纾解和治疗造成了中风昏迷,至于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要看造化。清岺正守在奶奶的床边哭泣难过,鞠姗姗来到病房探望,假意安慰了她一番,说自己已经帮她租了一间小公寓,并将她的行李搬了过去。清岺十分感激,十分内疚地将自己答应天朗求婚的事告诉了鞠姗姗,鞠姗姗大怒,推倒清岺跑了出去。清岺追出去请求鞠姗姗原谅,鞠姗姗骗她说,天朗为了她才和家里闹翻的,现在是为了保命才去了国外。清岺不相信,她拿出手机给天朗打电话,结果电话还是打不通,清岺不由自主地垂下手,扔掉手机跑了回去,鞠姗姗捡起她的手机,将手机卡拔下来扔掉了。

  清岺不想再接受鞠姗姗的帮助,就拜托丽丽帮她照顾奶奶,自己去出租屋将行李搬出来又重新租了一个小房子。(本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