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电视剧第25-26集剧情详细介绍

2018-03-13 本站原创 分享 3参与
宝贝电视剧第25集剧情介绍

  李川奇让静波出国比赛,只是担心她的时间问题,静波说比赛不一定赢,只要有所得就行,她的这种心态赢得了李川奇的赞赏。

  静波很晚才回家,孙哲说家有老人孩子让他早点回家,尤其孩子一到晚上就要妈妈。静波说孙哲选的保姆不错,老人孩子都照顾得挺好。孙哲拿了父亲的理疗说不能报,静波看着一大堆的医药费很头疼。

  陈QQ一直以各种借口不回家,静波妈妈忍不住打电话问陈QQ,天二要打疫苗让他回来,他说出差,静波妈妈说那天二满岁,静波孩子白天让他回来,他又推脱不能出现在公共场合。静波妈妈一下子恼了,骂他即使再组建家庭也不应该这样。

  静波觉得上班后对不起儿子,都没时间陪儿子以至儿子多快不认她了,孙哲看她伤心赶紧哄,静波妈妈这才破涕为笑。也感谢保姆阿姨将吉泰照顾得很好。

  静波妈妈到静波家,先看到静波公公在睡觉,旁边放着安神补脑液,然后看到保姆大芹在孩子的奶粉中放安神口服液,静波妈妈借口让大芹搬东西将她撵出去,然后给孙哲和静波打电话。

  静波和孙哲急慌慌赶来,静波妈妈已经报了警,可是她已经跑了。静波赶紧看自己的首饰,发现不翼而飞,也不敢翻大芹东西,怕将来说不清楚,只能将东西送到警局。

  孙哲爸爸生气说他们两个人不会照顾孩子,还不如大芹好,静波正涮拖把,不小心把水甩到老爷子脸上,老爷子一生气就尿急,然后尿了裤子,静波欲哭不能。

  静波和孙哲打扫卫生时静波说不会在家再呆着了,让孙哲做家庭主男,因为他挣钱不够花。孙哲说找保姆他就辞职,还说他们爷仨都归她管了。

  静波去找陈QQ借钱,陈QQ骂孙哲废物,让静波来求他借钱,静波恼怒之下说以后不再认他,陈QQ心里很难过。静波哭着离开。陈QQ又加了一份一千万的保险,受益人是静波。原来陈QQ得了传染病所以才不和家人来玩,静波知道后埋怨他不早说,静波非要拉陈QQ去医院查一下,陈QQ却拦住了她,还不让她告诉家里人,静波一听更难过。

  冯莹打电话问张嘉平回来不,张嘉平说白天有会议,冯莹语气一下低落了,张嘉平说他晚上回家。

  张嘉平一到到公司朱莉娅就粘上来,朱莉娅让他晚上陪客户去夜总会,还说让他贿赂客户,张嘉平说自己不会这样做。朱莉娅说在中国不会因为去了一次夜总会就会进监狱。张嘉平却说只找相同价值观的人合作,朱莉娅说他太理想化,靠个人的努力根本不能改变行业的行情。

宝贝电视剧第26集剧情介绍

  朱莉娅打电话来,冯莹看到张嘉平出去接电话就知道是朱莉娅打来的,张嘉平告诉朱莉娅自己回自己家了,他们两人存在价值观的不同,他说他不回去了。带的东西第二天带到办公室给她,朱莉娅当场呆了。

  张嘉平回到家和家人吃晚饭,又一次感受到家庭的温馨。不小心烫了餐桌,偶得批评爸爸还不如不回来,净添乱,冯莹批评偶得不应该这样和爸爸说话,借机说张嘉平回来比不回来强。张嘉平和她重归于好。晚上两人躺在一张床上,冯莹说着自己以后的人生,张嘉平感叹和她在一起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他们两个在一起,冯莹问朱莉娅怎么办,张嘉平说这是他的事,他处理。冯莹感叹婚书只是约束人的社会关系,真正维系两人的还是感情。冯莹说张嘉平没回来时想起朱莉娅就恨她,他回来了又觉得朱莉娅可怜,张嘉平开玩笑说自己朝三暮四,被冯莹奚落一顿。冯莹让张嘉平辞了朱莉娅,要不然她心里总有疙瘩。

  张嘉平把带的东西在办公室给了朱莉娅,朱莉娅说她今天是来辞职的。张嘉平问她有什么要求,朱莉娅却说女人是乖死的,如果女人不原谅男人,男人就不会这样。张嘉平告诉朱莉娅盒子里不仅有给她买的东西,还有他给她的一笔钱,足够买一套房子的首付了,朱莉娅带着东西伤心离开。

  孙哲一家到冯莹家玩,孙哲把银行卡还给张嘉平,说保险公司赔了一部分,而且自己辞职做了家庭主夫。张嘉平不敢相信,孙哲说和谐才最美,静波有能力就让她出去。张嘉平感叹要把家庭搞好绝对是一门学问。吉泰一哭静波赶紧叫孙哲,孙哲一抱住孩子孩子就不哭了,大家都说孙哲有办法,静波妈妈也感叹孙哲比静波做得好。

  陈QQ远远地看着一丫带女儿玩,心情跟随着女儿而变化,天知道他多想将女儿抱在怀里。一丫总感觉陈QQ就在附近,可是就是找不着。

  晚上陈QQ和女儿视频,看到他们都在冯莹家,就交代一丫以后好好照顾天二,还说给天二找男朋友要找岁数大的,一丫却说将来天二喜欢谁她不能干涉也管不着。陈QQ告诉一丫他喜欢她,也爱孩子。一丫故意说没听清,陈QQ重复了一遍他爱她,但是现在有事回不来,一丫认为他骗她,生气地挂了电话。静波在旁边看到就来安慰一丫,让一丫对陈QQ好点,因为陈QQ心里装的全是她。

  朱莉娅见了女友,告知她自己怀孕了,女友让她赶紧做掉,朱莉娅却说医生告诉她,如果做掉孩子以后就不能再生了,她想把孩子生下来,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机会,而且早晚都要生的。她决定告诉自己父母去美国一段时间,在美国生下孩子,这需要女友的帮忙。

  静波回家后看到周姐给孙哲爸爸剪脚指甲,而家里的东西随便放就说道了两句。看到孙哲辛苦地哄儿子,赶紧接替孙哲,而孙哲一到房间就累趴在床上。静波说保姆的服务质量需要提高,本来想和孙哲暧昧的却嫌弃孙哲身上的奶骚味,孙哲生气了。静波给母亲打电话,静波妈妈让她多关心孙哲,孙哲很辛苦的。静波挂了电话开始安慰孙哲。(本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